位置: 首頁 > 故事大全 > 民間故事> 雙票

雙票

來源: 故事會 作者: 未知 時間: 2019-10-09 閱讀:
  青石寨地處七斗沖東五十里,自古就是一方落草為寇的好去處。面積不大,大約七八平方公里,聳立于崇山峻嶺之中。奇就奇在四周全是光溜溜的青石崖,斧鑿一般,高數十丈,上寬下窄像一只大船,讓人難以攀援。如果沒有山上的人支援,要想爬上青石寨難于上青天。
  青石寨易守難攻,讓歷朝歷代官兵望山興嘆。而土匪要想下山打劫,卻易如反掌。他們準備用葛藤擰成的繩子,下山時,將人吊起來,從上往下放人;上山時,又從山上放下繩子,把人拉上去。土匪打劫,多是沖有錢人家,趁人不備,先偷后搶,得手了就逃往青石寨。因而下山的人不多,大多數在寨子上接應。
  民國初年,青石寨又聚集了一伙兒土匪,匪首余三兒是七斗沖人,做過小學教員,因為賭錢犯了命案,拋家棄業,逃到了青石寨,與打死人有牽連的十幾個兄弟,也一起逃上了山,后來又增加到三四十人。從此以后,青石寨四周的地主老財就沒有好日子過。他們唯一能做的,就是高筑院墻,加派家丁,日夜巡防。
  這一年,離青石寨不遠的大王畈,大地主王東的妹妹被土匪綁了票。妹妹叫王戀兒,剛剛二十歲,上過女校,是個洋學生。王戀兒酷愛詩詞,常把線裝書背在身上,搖頭晃腦地吟詩詠詞;還專門學過琵琶和二胡,尤其琵琶彈得鏗鏘悅耳。原打算把她嫁給光州縣長的公子,做專職太太,但她不愿過養尊處優的日子,向往自由自在,所以,總是腳不著家。一天,她外出回來,走到樹林旁,身邊突然竄出幾個蒙面人,捂住她的嘴巴,捆住她的手腳,裝進布袋,扛到樹林中。天黑時,被送上了青石寨。
  王東正為妹妹的失蹤焦頭爛額,三個月后,忽然接到一個陌生人送來的包裹,里面有大洋一千塊,另附一封信。信里只有四句話:“余三兒王戀兒結良緣,喜日辦在五月三,不要嫁妝不坐轎,送來彩禮一千元。”一看字跡,居然出自妹妹王戀兒之手。王東好半天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,不由得怒從心頭起。他把余三兒痛罵一頓,然后冒出個歪主意:好,你搶我妹妹做壓寨夫人,我就搶你妹妹做小老婆。
  原來,這余三兒落草為寇前,父親就亡故了。余三兒犯事后,余家人都與他劃清了界線,這才沒被官府為難。王東吩咐管家帶著家丁悉數趕到七斗沖,在光天化日之下將余紅秀綁起來,捂上嘴巴,強行塞進了花轎里,抬到大王畈,準備當天就拜堂成親。余紅秀剛剛十八,眼看生米要煮成熟飯,她示意丫環婆子給自己松綁,讓人請來王東。王東氣乎乎地闖進來,問她何事。余紅秀說:“你不就是想把妹妹放回來嗎?你讓我上山,我去給余三兒說去。他放了你妹妹,你再放了我,怎么樣?”王東冷笑道:“放了你?那就是大海里放魚,你還能回得來嗎?”
  “我走了和尚還有廟,我娘還可以押在你手上。”余紅秀說。
  “要是余三兒不放我妹妹呢?”
  余紅秀冷不丁從胸襟里掏出一把剪刀,咬咬牙說:“余三兒當了土匪,已讓俺家丟盡了臉面,他要是不放王戀兒,我就一剪刀扎死他!”
  王東想了想,覺得不管怎樣,把妹妹救出來最要緊。要是王戀兒真成了青石寨的壓寨夫人,不僅名聲不好聽,在官府那里也說不清,王東便說:“好,我信你一回!不過你要記住,只準你三天時間,要是三天之內不見音信,我就把你娘送到官府,報她通匪!”說完,吩咐家丁把余三兒的娘軟禁起來。
  余紅秀大踏步去了青石寨,剛到山底下,上面就有人認出了她,立即用繩子把她吊了上來。她直奔石頭屋正廳,見了哥哥,大聲呵斥:“余三兒,你做的缺德事兒還少嗎?今兒又搶良家女子做壓寨夫人,你不怕死了下油鍋嗎?”
  正罵著,端坐在正椅子上的一位年輕女子發話了:“哎呀,你不就是我小姑子紅秀嗎?有話跟嫂子說,我是大當家的!”
  余紅秀仔細一看,嚇了一跳:“你不是被我哥搶來的王戀兒嗎?你怎么成了大當家的?”
  王戀兒嘿嘿笑了兩聲,道:“我被余三兒搶上青石寨不假,做壓寨夫人卻是兩廂情愿的事兒。”
  原來,王戀兒被吊上青石寨后,從布袋里鉆了出來,松了綁。她松松筋骨,活動一下手腕,跟著土匪走進匪巢。這時,天已黑透,天上一輪明月把大地照得跟白晝似的。她左顧右盼,一下子被青石寨上的風景迷住了。在這片世外桃源里,鳥鳴花香,滿目青翠。高處長滿桐子、板栗、木梓、油茶等果木,低處則是一片片荒蕪多年的莊稼地,長滿雜草。幾排石頭屋建在背北向南的山坳處,石頭屋是前朝幾撥土匪蓋起來的,歷經多年風雨,仍然屹立不倒。石桌子、石凳子、石盆、石碗,一應俱全。屋前一片池塘,泉水汩汩涌出,清澈如鏡。池塘中有一塊天然生成的平石板,石椅、石幾齊備。王戀兒一面觀賞美景,一面想象著黃昏時分,盤坐在池中石板上彈奏琵琶的悠閑,流連忘步,磨磨蹭蹭半天才被推到石頭屋正廳。
  余三兒聞報,早已靜候在廳堂里的大石椅上,見了王戀兒,站起來道:“哈哈,這不是王東的妹妹王大小姐嗎?”王戀兒見了余三兒,也嘿嘿笑起來:“這不是土匪大當家的余三兒嗎?”
  余三兒問:“你認得我?”
  “前幾年,官府畫影圖形,村村寨寨的山墻上都張貼著通緝你的布告,沒人不認得你這個土匪頭子。”
  “曉得我為什么綁你嗎?”余三兒沉下了臉。
  “我正想問你,為啥要把本小姐請到青石寨里呢?”
  “做我的壓寨夫人!”
  “嘿嘿,想讓我嫁給你?想想你配嗎?”
  “我余三兒通文墨,一表人材,雖當了土匪,但有花不完的錢財,為什么不配你?”
  “要是我不答應呢?”
  “到我這兒來了,恐怕你不答應也得答應!”余三兒冷笑道。
  “要讓我當壓寨夫人也行,不過,你得答應我三個條件。”王戀兒大聲說。
  余三兒沒想到還有商量的余地,便問:“什么條件?”
  “第一個,你們得汲取殺人的教訓,改邪歸正,不能再賭錢。”
  余三兒笑道:“自從我和弟兄們犯了事,都洗手不干了。是不是,弟兄們?”
  一屋子土匪齊聲說“是”。
  王戀兒又說:“第二個,從今以后不許再下山搶劫。”
  “不行!”余三兒沉下臉道,“不搶,我們這些弟兄吃啥喝啥?”
  “余三兒啊,你好好看看門外,那一片地,你們為啥不動手種上稻谷?只要你們勤快點兒,就有吃不完的糧食呀!”王戀兒手指門外,“還有,那山上的桐子、油茶、木梓,秋天還可以打下來換錢做花費,吃用都不愁呀!”
  一席話,提醒了余三兒和他的弟兄。余三兒也曾想過在這里種莊稼,無奈弟兄們當土匪嘗到了甜頭,個個不勞而獲慣了,誰愿吃苦流汗呢?不過,弟兄們都是普通人,既無武功,也無智謀,最近下山不是勞而無功,就是差點兒失手,打劫越來越難了。
  余三兒想了想:“聽你這么說,倒是真值得考量考量。”
  “第三個,把大當家的位子讓我當!”
  “你的胃口真不小!”余三兒冷笑起來,“你一個壓寨夫人,當什么大當家的?這個辦不到!”
  王戀兒這時從胸襟里掏出剪刀,對著自己的脖子說:“并非我非當不可,我是怕你們不按我說的做。按我說的做了,三個月后,我心甘情愿跟你拜堂成親;要是對我非禮,做我不情不愿的事,我就一剪子扎死自己,讓你美夢落空。”
  余三兒嚇得倒退幾步,正不知如何是好,一位弟兄走過來咬他的耳朵說:“大哥,只要她答應嫁給你,你們就是兩口子了,誰做大當家的,不都是一回事嗎?”
  余三兒轉驚為喜,拍拍手道:“好,從今之后,山上的一切事物,都聽夫人和我的!”
  王戀兒立即坐上大石椅子,說聲“眾弟兄聽令”,給大家分派農活兒。從第二日起,弟兄們便各拿家什,鋤草開田、撒谷育秧,很快,一片片稻秧栽滿了田地。王戀兒則讓人進城買來一只琵琶,天天劃著小船犁開清香四溢的荷叢,進入水中,端坐在青石板上撫琴吟唱,身邊飛滿了蜻蜓、蝴蝶,歌聲伴著琴聲,在青石寨上回蕩,令土匪弟兄們個個心曠神怡、心明眼亮。大家都叫有才有貌的王戀兒青石寨上的“女神仙”,對她的話言聽計從。
  三個月后,王戀兒和余三兒正式拜堂成了親。
  這時,王戀兒問余紅秀:“你為啥說白來了一趟?”
  余紅秀說:“你哥為了給你報仇,也把我搶到家中,準備娶來做小老婆。三日之內,見不到你我的影子,我娘就要被送官,問個通匪之罪。”
  “他敢!”王戀兒跳起來,“小姑子放心,我明日就和你回家去,當面向我哥說個清楚。”
  第二天,王戀兒和余紅秀一齊回到了王家。見到王東,王戀兒大聲指責他:“哥,你仗勢欺人,搶劫姑娘當小老婆,跟土匪有啥區別?”
  王東見妹妹和紅秀這么快平安歸來,大出所料,囁嚅半天道:“戀兒,你回來了就好。余紅秀我這就放她走!”
  “我還是要回到青石寨的,我可是心甘情愿做壓寨夫人的。”王戀兒說。
  “什么?你瘋了?你是嫁不出去嗎?怎么心甘情愿做土匪婆子?”王東又氣又不理解。
  “余三兒已經不當土匪了,是正經人,我也不是什么土匪婆子。青石寨的弟兄如今都在種莊稼,難道你沒發現,最近幾個月再也沒有發生過土匪下山搶劫的事嗎?”
  “要是那樣……余紅秀也不能放。”王東反手又把余紅秀抓住了。
  “哥,我嫁余三兒是自愿的,你要娶余紅秀……得問她愿不愿。”王戀兒看出些端倪。
  “只要他答應我的條件,我就愿!”沒想到余紅秀一句話擲地有聲,讓在場的人始料未及。
  “第一個條件,過門之后,由我當家。”
  “女人當家,我看行,”王戀兒說,“青石寨上,就是我說的算!”
  “第二個條件,把你家田地都分給佃戶種,遇到天災不許收租子,讓家家都吃上飽飯。”
  “不行,我們這兒的莊稼,哪年不遇干旱?哪年沒有歉收?不收租子,我喝西北風去?”王東不干了。
  “哥,我來接濟你呀!青石寨上四季流水不斷,從來不發旱災。那一百五十多畝水田和八十畝旱地,全是我和余三兒的份兒。我是大當家的,我做主,決不讓我們老王家的人挨餓。”
  “青石寨真有那么好……”王東不相信。
  “哥,你還從來沒去過青石寨吧?我帶你去看看,新栽的稻秧,正掀起一陣陣綠浪呢!”
  • 上一篇: 千里江山圖
  • 下一篇: 教皇帝說話
  • 猜你喜歡

    軒宇閱讀微信二維碼

    微信掃碼關注
    隨時手機看書

    排列三开奖号码走势图2014